<big id="rnnth"></big>

      <noframes id="rnnth"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rnnth"><thead id="rnnth"><font id="rnnt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    <sub id="rnnth"><sub id="rnnth"><font id="rnnth"></font></sub></sub>

          <big id="rnnth"></big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
          <big id="rnnth"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          首页 > 地方要闻 > 文化生活 > 正文

          走笔雪峰山

          湖南雪峰山是红军长征走过的险境,88年前,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国革命的“通道转兵”,就发生在这里。1945年4月,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次大会战“雪峰山战役”,也发生于此。曾经贫穷闭塞、满目疮痍的雪峰山,今朝面貌怎样呢?党的二十大召开前夕,在湖南省委宣传部指导支持下,作家吕高安等深入该地调研采访。以雪峰山抗战切入,呈现雪峰山地区的交通经纬、乡村振兴和今夕巨变,本报整版推出,以飨读者。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大雪覆盖雪峰山。 严保刚 摄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“印心石屋”,道光皇帝为陶澍所题。 吕高安 摄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雪峰山产业路。 严保刚 摄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蜿蜒曲折的雪峰山公路。 严保刚 摄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雪峰山。吕高安 摄

          这里,有7800年前的“高庙文化”,有善卷禅让、秦人藏书的“二酉文化”,有屈原流放而作的楚辞名篇,有2000多年前的“紫鹊界梯田”,有王昌龄吟诗作赋的“芙蓉楼”,有保存完好的“洪江古城”,有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国革命的“通道转兵”,有轰炸日本皇宫战机停靠的“芷江机场”,有袁隆平杂交水稻发源安江农校。

          这里,走出了魏源、蔡锷、谭人凤、向警予、粟裕、吕振羽等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。这里,地处湘黔要冲,环绕资江、沅江,跨越怀化之东、邵阳之西、娄底新化县等地,托出东北、西南走向的湖南大山——雪峰山。77年前,这里完成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次会战——雪峰山战役。

          曾经偏于一隅、贫穷闭塞的雪峰山,如今怎样呢?

          两次交通破坏战

          洞口塘,距邵阳市洞口县城西4公里。它两山对峙,悬崖峭壁,一江划深潭。这是湘中丘陵向雪峰山挺进的天险,沟通云贵的必经之路。一旁,600米湘黔古驿道,铭刻着祖先负重前行的印痕。

          1938年修筑的湘黔公路——抗战生命线,交通人在此,凿石运石,劈开“拦路虎”,终于打通两个小隧道。1945年4月,雪峰山战役开打。日军三路扑来,企图越过雪峰山,夺取芷江机场。

          中路主攻沿320国道展开,洞口塘成为要塞。日军攻势凌厉,中国军队绝地反击。拼杀8昼夜,日军占领洞口塘。千钧一发之际,中国军队飞步直插洞口镇,包围日军,洞口塘失而复得。

          “关键是掌握了交通主动权。”日前,98岁的抗战老兵许焕文,道出雪峰山战役取胜要诀。许老介绍,“我率车队,几次从贵州毕节,抢运军需到雪峰山,国道很窄,坑坑洼洼。每逢滑坡,会同交通人日夜抢通。洞口塘复得,等于控制了湘黔公路,切断中路敌军补给线。”

          原邵阳市公路局局长刘柏生支持此观点,雪峰山战役前,打了两次“交通破坏战”,(湘)潭宝(邵阳)、宝洞(口)、衡(阳)宝公路及其桥梁300公里,被交通人挖成5尺多深沟坑,用松竹掩盖,再掩土栽草,酷似真路。日军装甲车一来,纷纷陷进沟坑。之后,交通人配合军队参战,时而筑路、时而毁路,以牺牲上百人,保证我方军运畅通,阻断日军进程,为战役胜利发挥重大作用。

          雪峰卫士化险为夷

          夺回洞口塘,钟团西进30公里,参加“江口阻击战”。江口镇是雪峰山通往芷江机场的最后一道屏障。中日两军围绕湘黔公路,逐次增兵反复冲杀。敌8次猛冲都被击退。阻击战歼敌1900多人,其中一个连消灭300多人。

          历史照进现实。2007年通车的沪昆高速公路邵怀段,其咽喉雪峰山隧道,恰恰在江口。洞口塘至怀化安江,61公里长上坡、长下坡、大急弯道,隧道群12座隧道119座桥梁,彼此相连,小气候一日多变,事故隐患大。

          7公里的雪峰山隧道,隧道所驻守人员需要时刻保持警醒。2020年“10·25”雪峰山隧道发生火灾,简易床一支,救援者们驻扎,与坐镇指挥的湖南高速集团领导等,30天夜以继日奋力救援抢通。

          “7·2”事故更悬!2018年7月2日18时39分,监控员张芳直呼隧道所:“隧道起火!”一台半挂车追尾货车,在雪峰山隧道正中爆燃。报警消防、交警、上级,通知交通管制,2分钟,所长李东胜驱车到隧道口。

          事故点浓烟似絮飞滚,几十台车被困。顾不上害怕,李东胜和李哲、童凌云、文李、谭赞等来回7趟,冒险救出200多人。

          配合救火至晚12时,因车载纸筒,几次复燃,被灭。调查登记事故车辆,监控事故情况,高杆灯照明救援。烟熏呛鼻,空气稀薄,污浊不堪,电话不断,隧道所同志们会同消防、交警、应急部门,一直救援到翌日晨6时。

          出洞时,一个个身上沾满污渍,一包方便面充饥后,随即转身回洞。他们在洞内共抢救出39辆车,冲洗清理残渣3000平方米,救援安置司乘351人。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时任邵阳管理处副处长李群辉,奋力扒开拥挤的洞口,直冲进去,非常英勇。一场大火,有惊无险,无一死亡。

          工程铺就沧海桑田

          雪峰山特情,鞭策着高速公路抢住黄金时刻。

          新化县大熊山,一次积雪五六十厘米,交通基本中断,60多辆车滞留高速公路。车上有急救病人,十万火急!高速员工用铲车、平地机和手,抢出一条车道。为病人争取到宝贵救援时间。

          抗战硝烟远去,雪峰山和平安宁通畅,需要时时把守。去年3月,怀化高速公路麻阳段12个隧道,不法分子假冒工作人员偷电瓶电缆,“李鬼”扮成“李逵”,眼看得手,谁知“李逵”随即发现。高速人内部建群,实行24小时监控,嫌疑车辆一上路,马上开始联系。

          七月流火,却是高速公路施工黄金时刻。官新高速公路桥隧比74%,在湖南高速公路施工史上罕见。安化县马路口大桥——1187米整桥飞跨柘溪水库的施工,是难中之难。中交二航局几十名员工,忍着高温,加紧施工。大汗淋漓,蒸干又湿透,大伙却穿戴整齐,“哐当哐当”,几乎连停下喘口气的空闲都没有。笔者问为什么不停下休息,工班长马强擦一把汗,道出原委。

         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挨店,天天大雾弥漫,大雨大风说来就来,电力供应紧张,所有人员、物资、设备均需水运到场。而运力受制,运一车水泥钢材要两三天,员工来自全国,疫情影响,好不容易碰上施工可行,如不日夜抓紧,黄金时刻稍纵即逝。

          眼看速度可控,大桥索塔基本完成,墩柱、主梁、塔座,都是从四五十米水中捞上来的。开工两年,他们怎么度过,可想而知。马强31岁,被晒得像40岁,几分钟说话工夫,马上干活。

          千百年安化,依赖茶马古道和毛板船,运力维艰。如今,光是高速公路就有几条运营和在建。想起清道光朝重臣陶澍,出外求学、回乡丁忧,都是历尽曲折,真是沧海桑田。

          崇山绝壁交通开路

          一辆大巴在沪昆高速公路、320国道(湘黔公路)之间,走走停停。83岁的曾令钧,领着孩子们参观雪峰山抗战遗址,此刻到洞口塘。他说,“打仗先打路,想富先修路。”

          洞口塘西入云贵,古来唯双脚翻越雪峰山。雪峰山,331道“鬼门关”。为应战需,政府修湘黔公路,路况条件却依然艰难。

          上世纪60年代修洞口大桥,曾老报名参加施工队,专抬石头,磨破几件衣服几双鞋。中心墩清基下脚,零下五六摄氏度,曾老他们泡在河中。他后任洞口县交通局局长,5年主持新建、改扩建、“砂改油”16条公路。退休后,还指挥过几年县公路建设总体战。

          讲起交通人开路,曾老首推吴。吴琦瑛自学成才,主持设计县境23座桥梁,1989年通车的洞口淘金大桥——自锚上承式悬带桥,国内首屈一指。

          曾老介绍,后起之秀也厉害。40岁党员高工欧阳研,主持洞口多个重要工程。改扩建320国道,洞口塘岩石断层风险横阻。欧阳敢于担当,通宵达旦制定方案,边通行边施工。两个长10余米,宽4.5米的小隧道,被连成120米、宽10米的新隧道。

          养路精神代代传

          1945年4月26日,左路日军3000多人,沿武(冈)武(阳)民道,蹿犯绥宁县武阳镇。中国军队一个连驻守马鞍山,牵制、抵抗10倍之敌,苦战4昼夜,打退日军多次进攻。最后,“长臂猿”袁连长身捆手榴弹,与敌同归于尽,全连100多人全部殉国。

          今年清明节,养路工龙运跃率儿孙,早早前来马鞍山祭奠英烈。老龙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养路工,大哥养路牺牲。1989年老龙接班,从打钎、锤砂石、铺砂子、补氹子、铲路肩、洒水扫马路,到开拖拉机养路,到智能化养路。

          有一年,龙运跃承包了全县最难“伺候”的13公里公路。夫妻早出晚归,每天几个米粑粑作中餐。晴天灰尘掸不尽,雨天泥浆没法躲。自捡铺路石,砍柴熬柏油,贷购拖拉机养路,私车公用。周末,孩子们帮助敲碎石、扫马路,带两瓶水,一家人让着喝。

          一天,一处县道山洪暴发,垮塌1万多方。龙运跃迅即组织,从下午奋战到凌晨3时,硬是抢修疏通,让10余辆军车准时通过。

          在龙运跃带动下,绥宁交通人近年来战胜3场冰灾,10余次特大洪水和地质灾害,全县基本实现3级以上公路乡乡通,抓好国省县道提质,“四好农村路”好路率达90%以上。

          从烈士纪念碑下来,龙运跃拜访他师傅——89岁老养路工黄承科。后来黄承科申请从“米箩”跳到“糠箩”,他在绥宁县公路段(局),做会计、养路班长、片长几十年。

          黄老还培养了不少好徒弟,龙运跃就是典型,他曾获“湖南省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“全国最美养路工”多项荣誉。

          洋房小车交通脱贫

          “我也是交通人。”洞口县大屋瑶族乡高峰村党支书潘文彬说。高峰村原名勒马村,偏远高海拔,树竹满山,小路奇险,似马绳一山勒住另一山透不过气。上世纪末,这里还是“三挑一抬”:生活用水肩膀挑,上街赶集肩膀挑,农产收割肩膀挑,老人生病椅子抬(去医院)。县到乡是条泥巴路,乡以下单车没法走。

          潘文彬中专毕业,在广东企业享受较高薪酬。2002年回家过年,父亲劝他回家做村干部。老潘一咬牙答应了。

          第一把“火”是修路。老潘组织党员干部按每人平均20米,村民每人平均4米标准,肩扛手提包修通组路。他率先完成任务,便帮助困难户修,2003年全村通组路完成。一位市领导后来在隔壁村挂点扶贫,修水泥路,老潘趁机请示,筹资接龙数公里,结束了“三挑一抬”。

          有路好走。老潘带头解决水电难题,组织成立合作社,发动村民大搞竹木加工,养鸡养猪,种植天麻金银花,山货源源不断运出。2019年全村整体脱贫出列,2020年80户贫困户脱贫,2021年全村人平收入11000多元,深度贫困村终于熬出头。

          2021年2月25日,作为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,老潘参加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。提起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,老潘别提多兴奋。

          怀化安江镇涝溪村党支书向前,与老潘类似。涝溪村有一条崭新宽阔漂亮的产业路,向前正在指导督促果农生产。涝溪村被打造成黄桃、金秋梨、杨梅、奈李、柚子等3000多亩大果园。但是,囿于交通不便,水果产销大受影响。

          他自费先搞村道提质改造,再层层申报,争取产业路。项目开工,支部就建在山上。向前会同交通运输局舒向毅等,每天在工地张罗。修路架桥,要房屋拆迁,三杆迁移,土地征用,青苗补偿,造塘还塘等,每一样都涉及百姓利益。

          黄桃收摘时,产业路养生,使用率最高。向前、老舒早出晚归,妥处了数不清的纠纷,确保水果运输。去年全村产水果200万公斤,产值1500多万元,人均年收入达4万元。如今,涝溪村桃红李白,洋房小车,鳞次栉比,仿佛雪峰山下“世外桃源”。

          当今雪峰山,一幅俊美画图

          雪峰山地区沟壑幽深,溪河阻隔,长期处要塞而不通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各级党委政府将改善交通环境,作为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的切入点、重头戏。

          笔者家乡邵阳县黄亭市,满山遍野的水稻、油茶、花生、大豆,金灿灿黄橙橙,煞是可爱。看着18公里塘黄公路——百姓翘首以盼多年的产业路,呼之欲出,异常激奋。隔壁新宁县,去年农村公路新修、提质改造、安防工程一搞47公里。新邵县塘(口)白(水洞)公路,在清朝期间本是一名民间人士捐修的毛路。2017年,新邵交通人——“新愚公”开山劈石,4年间打出60万方石方,疏通5.5公里的瓶颈,筑成一条宽阔漂亮的旅游专线公路。

          雪峰山建设牵动着乡贤之心。北京中交经纬董事长刘代全,近年来,除了真金白银支持家乡辰溪县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,还斥巨资修建酉庄·大酉书院,供大中小学生研学劳动教育、百姓观摩旅游。为方便附近村民和异地搬迁居民生产出行,他特修两公里水泥路。

          “饮水思源,不忘家乡”的企业家黄玉彪,主动助力邵东乡村振兴,今年一次就捐赠1.86亿元,其中,8100万元专用作修路。在邵东市委“迎乡贤,建家乡”活动中,湖南中伟集团董事长邓伟明,捐建一所学校,捐建投资8000万元修公路。

          几年前,企业家陈黎明,把大半生打拼挣的积蓄,全部投入雪峰山旅游。其中修路50多公里,耗资数千万元。

          云端道路,车行天上。一条条产业路、民族路、文旅路,爬满雪峰山地区山山岭岭、沟沟壑壑,温暖着汉瑶苗侗人民的心。雪峰山本是植被王国,占湖南土特产品种半数以上。路的加持,将“邵阳县茶油”“宝庆蓝印花布”,绥宁、城步“青钱柳茶”“隆回三辣”“虎形山金银花”“洞口雪峰蜜桔”“溆浦龙潭糍粑”,涟源、新邵“龙山茶”“珠梅土鸡”“武冈铜鹅”“靖州杨梅”“靖州茯苓”“安江香柚”“麻阳冰糖橙”“芷江刺葡萄”“会同魔芋”“沅陵碣滩茶”“安化黑茶”“紫鹊界贡米”等百十个品牌,擦得更鲜更亮。

          沪昆、二广、包茂、长韶娄、娄怀、平怀高速公路,沪昆高铁、怀邵衡铁路、张吉怀铁路,与多条国省干线公路,纵横交错。串连起一座座青山、一幕幕春色、一栋栋别墅、一幢幢高楼、一座座工厂。雪峰山因此而更加丰穰美丽、庄严雄伟。

          入村,一处处家园、菜园、果园、花园、池塘,连同鸡鸭追逐、牛羊并蹄、欢声笑语、广场歌舞,被一条条宽敞、平坦、整洁的村道串起来。你站在何处,从何种角度观察,雪峰山都是一幅俊美画图。“美丽乡村示范创建村”——武冈市同心村党支书肖小玲,会同县黄旗村党支书向春华,沅陵县借母溪村党支书符星艳深有体会:乡村振兴道路越走越美丽、越宽广。

          走道雪峰山,闭锁与开放、蛮荒与繁华、神秘与坦荡、古典与时尚,时而碰撞、时而阻隔、时而水乳交融。雪峰山,一座释放着原始气息的生态之山、旅游之山、文化之山、精神之山,一座书写交通经纬、沧海桑田、地域性格、敢于奉献的大山!

          (作者:吕高安,系教授级高级政工师,湖南高速集团中层干部;蔡海棠,系长沙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、教授)

          [责任编辑:周艳]
          亚洲综合性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