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rnnth"></big>

      <noframes id="rnnth"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rnnth"><thead id="rnnth"><font id="rnnt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    <sub id="rnnth"><sub id="rnnth"><font id="rnnth"></font></sub></sub>

          <big id="rnnth"></big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
          <big id="rnnth"><progress id="rnnth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          首页 > 读书 > 正文

          学科溯源关系到“我们中国社会学的前途”

          《中国社会学溯源论》,景天魁著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

          证明群学就是中国古典社会学实在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

          自2014年至今的8年间,笔者围绕中国社会学溯源问题写了一系列文章,先后在《社会学研究》《社会学评论》《人文杂志》《探索与争鸣》等刊物发表。现在把这些文章收集到一起,此外还精选了几篇讲稿、发言和书信,也都是关于这一主题的,编为《中国社会学溯源论》。

          1999年春节,费孝通先生将他的新作《从实求知录》题赠给我。在书中,费老多次讲到拉德克利夫·布朗教授20世纪30年代到燕京大学讲学时的重要论断:“中国在战国时代已由荀子开创了(社会学)这门学科。”费老指出,搞清楚这个问题,关系到“我们中国社会学的前途”。他表示,很想好好研究荀子,但“我已年老,这只能作为我的希望留给新的一代了”。自此到2014年的15年间,笔者一直在苦苦思考这个问题。虽然康有为讲授过群学、严复肯定群学就是社会学、梁启超称赞荀子是“社会学之巨擘”、刘师培明确讲过在战国时期已经有“中国社会学”、蔡元培著有《群学说》,但他们鲜少作出具体论证。反而自1948年以来,“社会学只是舶来品”“中国本无社会学”却成了普遍接受的“定论”,直到今天,这个说法仍然非常流行。怎样证明群学就是中国古典社会学?这实在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。

          《中国社会学溯源论》提出并证明了如下论点。1.群学在战国末期诞生,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。群学是先秦中华文明高峰的结晶,是春秋战国500多年社会剧变的产物,是先秦崛起的士阶层的智慧集成,是世界历史上无与伦比的百家争鸣的硕果。稷下学宫是群学的孕育之地,荀子作为先秦思想的集大成者是群学当之无愧的创立者。2.群学不仅在研究对象上与西方社会学“正同”、方法上“相近”、学科性质和地位也“暗合”。3.群学的精义是合群、能群、善群和乐群。4.群学创立以来经历了从元典到制度化、民间化、心性化和转型的历史演进。5.群学适用于表达中国式现代化,并如费孝通所言,能够对21世纪建设“人类道义新秩序”作出可期的重要贡献,因而是中国社会学崛起的学科史基础。

          中国社会学溯源关乎到建设什么样的中国社会学、如何建设中国社会学的问题

          近年来,已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接受了这些观点,有的学者写了肯定性的评论文章。笔者主编的由28位学者合著的《中国社会学:起源与绵延》和由29位学者合著的《中国社会学史》(第一卷:群学的形成),先后于 2017 年和2020年被评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成果。但是,“中国本无社会学”这一“定论”已经流行近百年,很难想象能够在短期内完全改变人们的观念。鉴于中国社会学溯源关乎到建设什么样的中国社会学、如何建设中国社会学的问题,亦即费孝通先生讲的关系到“我们中国社会学的前途”,有必要将拙文结集出版,以期引起学术讨论,争取逐步达成共识,推动中国社会学实现崛起。正所谓“欲兴其学,先正其史”。(作者:景天魁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社会政法学部副主任)

          [责任编辑:王爽]
          亚洲综合性图